华锐风电“被休假”事件升温 行业低迷之下暴露

更新时间:2020-06-10 15:06点击:

华锐风电“被休假”事件升温 行业低迷之下暴露管理漏洞

由于员工“休假”的持续升温,华锐风电(601558。已经站到了公众舆论的前沿。

这家风力发电企业培训投资机构在资本市场投资五年,并在神话获得500倍的回报,但由于整体经济下滑和产业政策收缩,该企业在生产和运营方面面临困难。许多工作被雇用不足或被终止,雇员们决定休假并停止工作,这遭到了雇员们的抵制。

一方面,经济低迷影响了整个行业的改善。另一方面,早期盲目的投资扩张导致了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库存问题不仅严重,限制了现金流,还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风电行业的主要参与者最近继续懊恼不已。

  “被休假”升级

工作人员:人类安全部已经介入,但是让我们去仲裁。仲裁方也让工会去仲裁。工会也说它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我们去仲裁吧。

40多名研发人员“打着维权旗号”,抗议华锐风电“变相裁员”,但在人力安全部介入后,这种情况并没有再次发生,但这并不是因为该事件得到了成功解决。“目前,公司总部外警察局的警察正在监视,他们不允许我们重组和拉横幅。”华锐风电研发部门的王超(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人类安全部已经介入,但他们说这不是他们的责任。我们去仲裁吧。仲裁一方已经让工会,工会说这不是他们的责任。我们去仲裁吧。目前,这已经成为一个三方踢皮球的环境。我们不知道该找谁。”王超说:“公司说会归还租用的办公楼,清空我们的工作站,让我们收拾自己的东西。当没有工作剩下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回去工作呢?我们仍在与该公司对话。”

记者致电华锐风电的经理鲍震,他表示公司正在积极协调这一过程。目前没有最新进展。该公司的回应与上个月中旬的声明一致,假期在公司恢复运营后结束。

事件发生在2012年11月23日,当时王超和20名同事在公司放假期间被关闭。根据公司的通知,“休假”的员工通常会在30天内收到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工资。30天后,公司将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80%支付基本生活费。员工停止工作时,公司将为员工缴纳基本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除基本生活费用外,公司不会向员工发放任何资金、津贴、补贴和其他福利金。

事实上,这并不是华锐风电首次为员工实施带薪休假。11月15日,华锐风电实施了公司351名员工带薪休假的决定,休假将在大公司恢复生产后完成。公告称,该公司的业务受到整体经济低迷和家庭财产政策紧缩的影响。生产经营面临调整。大量工作开工不足或停产,大量员工没有工作分配。因此,本集团决定对开工不足或停产的相关岗位员工实施停工休假的决定。

根据2012年北京1260元最低工资竞赛,在北京总部“休假”的员工从16岁开始每月只能获得108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

11月27日上午,这一事件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在该部门的“休假”员工未能与公司管理层达成协议后,该集团的员工拉下了公司北京总部大楼的出口横幅。几名情绪激动的年轻男员工被剥光了上身,并要求公司总裁魏给予解释。后来,与公司发生了肢体冲突。直到区警察和海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将p

  “大跃进”的苦果

风电行业正处于布局调整时期,行业增长受阻,整体形势严重恶化。受此影响,华锐风电的盈利能力大幅下降。

事实上,华锐风电对生产经营困难的解释并不完全是对停产原因的虚假陈述。

华锐风电今年第三季度报告称,2012年1-9月,其净经营现金流为-4.3亿元,投资活动净现金流为-9亿元,融资活动净现金流为-33亿元,仅融资5.7亿元,用于偿还债务的现金达到31亿元。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截至9月30日,其库存金额达到85亿元。

中投公司新能源行业研究员沈告诉记者,风电行业正处于结构调整时期。行业发展受阻,整体形势严重恶化。受此影响,华锐风电的盈利能力大幅下降,企业增速大幅放缓。为了降低管理成本,给企业喘息的机会,华锐风电决定停产、减产。这的确是一个无助的举动。

中投公司新能源行业研究员韩笑也指出,受全球经济影响,风电设备需求疲软,而此前中国风电企业扩张过程规模过大,导致目前运营状况不佳。然而,风电企业陷入困境的深层次原因是风电技术未能突破到更高的水平,导致其市场竞争力下降。

华锐风电成立于2006年,财务基础为2000万元,从2007年到2010年,净利润从1.26亿元飙升至28.55亿元。2011年1月5日,它以每股90元的公开价格登陆a股市场,创下主板市场20年来的最高公开价格,成为市值近1000亿元的风力发电设备制造商。

华锐风电的成功自然有赖于产业政策和主管部门的支持。

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推动下,一系列扶持和鼓励风电发展的政策出台,风电产业也呈现爆炸式增长。根据“十一五”初期的规划,这一时期的风电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2007年底,这一数字被调整为1000万千瓦,但到“十一五”末,装机容量已超过4000万千瓦。五年来,中国风电装机总容量达到4182.7万千瓦,居世界第二位。与此同时,全国1000万千瓦级风力发电基地从1个增加到7个,24个省、自治区建立了自己的风电场。

在这种“大跃进”式的增长中,隐忧也逐渐显露出来,产能过剩是最直接、最突出的问题。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风电行业产能过剩率超过50%,国内风电价格从2008年的每千瓦6200多元下降到现在的3500元,企业利润率不到10%。

  露出办理破绽

华锐风电的“休假”事件与其过去四处招聘以扩大生产基地的热潮形成了鲜明对比。

事实上,由于市场订单减少,自2011年以来,秋枫科技、华锐风电、纪信科技等风电企业出现了过度裁员,许多其他企业因订单持续下降而被迫关闭工厂。经济衰退带来了影响,但在内部管理层面也存在许多规划错误。

华锐风电这次的“休假”事件与其过去四处招聘以扩大生产基地的热潮形成了鲜明对比。其2011年年报披露,新投资的云南、江西、贵州、江苏等省的全资子公司已基本完成对当时蓬勃发展的中国一级风电市场的全面覆盖。但是,由于未能把握市场,今天我们不得不进行全面的收缩战略。

沈还指出,华锐风电的过度扩张和过快增长战略

一些有爱心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公司管理层以前太善于估计形势,所以购买了大量原材料,并按照4GW每年的装机容量(1MW=1000兆瓦,1MW=1000千瓦)进行生产,而根据2012年的情况,实际消耗量甚至还不到1GW,库存积压占用了大量资金,机器设备面临着巨大的折旧,库存价格也将下降,因此压力只能通过“降低成本”来缓解同时,大量制造风扇的齿轮箱和发电机已经过了保修期。为了消化库存,公司还擅自篡改了相关原材料部件的保质期。

此外,爱人还透露,盐城的发行和投资项目是一个“空壳”项目。项目(二期)完成后,尚未投入使用。只有一名研发人员和一名安全人员“正常”工作,而研发实验室几乎没有员工。根据公司之前的计划书,在盐城风力发电基地项目(二期)完成后,盐城基地将拥有60万千瓦(200台3MW风力发电机组)的组装测试能力,用于3至5MW大型海上、陆地和潮间带风力发电机组。现在项目已经完成,但生产也跟着完成了。

如果这些披露是真的,华锐风电在经济危机冲击风电行业的背景下,也暴露出了许多治理缺陷。对于这些问题,宝珍声称公司已经立即核实了这些披露的内容,并将在核实后向公众公布。然而,截至新闻稿,没有获得进一步的恢复。

沈还指出,风电行业的增长前景看好,但释放市场容量还需要一段时间。如果华锐风电收入没有实质性改善,“裁员”将继续出现。企业可以通过减少财务支出和优化内部布局,为扭亏为盈打下基础。(本报记者李冰、黄杰也为本文撰稿)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